对剧情的小分析

对剧情的小分析

主旨:金牌梦想
主线:大叔个人愿意——父女金牌梦想——印度摔跤项目金牌梦想
副线:1、外孙女发现并招来自己的人生目的
          2、印度摔跤项目标逐年突破
剧情伏笔1:岳父为落实金牌梦想,想要外甥不行
       伏笔2:两丫头打架表现出摔跤天赋
剧情走向明晰:锻炼孙女成为运动员
       障碍1:孙女的各样反抗、周围各样烦扰 突破1:婚礼新人的一番话
       障碍+突破2:二孙女与男人对阵战绩不俗
       障碍+突破3:给闺女补充营养、开辟摔跤场面、买摔跤垫
       障碍4:二孙女农业研究生涯 突破4:大二外孙女对话
       障碍5:教练的各样干预、比赛对手强势 突破5:父女谋略应对
最后升华:外孙女个人成长,实现梦想

一向在反转,从上马我就不信很是日本中老年是鬼,想着一从头跳出来的不是反派,想着他有可能是巫师,然后和骨干说话时六人尚未解释清楚或者是埋下的反转伏笔。

黄政民现身了,做完法将来感到要给扶桑老人正名,因为黄的祝福杀活物,感觉很阴恻,老头又是被锤杀的一方。

支柱一行人去找老头的时候现身了女巫师,才回想这个角色,让人备感她和黄是手拉手的,往日特别在郊外撞到老年人的人就有可能是她协会来陷害老头的,她也是把主角引到老头这里的人物。

老年人疑似死亡后我感觉剧情就进展不下去了,因为没有懂行的指引了,游戏玩不了了。最终主角在分外路口茫然的时候,我也浑然不知了,甚至怀疑巫女所说外来人是不是指翻译,而以此翻译是不是去弄死残存的长者的。

终极揭幕的时候觉得到了成千上万问题,若是老人和黄是共同的,首先做法特别争持相比就不可能存在,其次遭逢巫女未来肯定是怕被巫女干死,去找菩萨保佑了?这巫女怎么还让她滚,不是一贯动手做他。然后他和老一辈串通未来就相应驾驭自己的大敌是谁,进村将来特别法式就活该直接下给巫女或者直接误导人们干巫女。

再有就是黄和老一辈不相识,老人本想是对女孩入手的,半路被黄截胡了罢了,他们只是同行,而黄想顺便灭了友好的竞争敌手,结果回到之后发现了巫女这些更大的难为,就成形了语气。但诸如此类的不合理处在于巫女面对六人是不相同的强弱,而黄仍是可以做法杀老头的,且女巫结尾时对骨干说她们是一伙的。

确实很烧脑,因为按照最终来看,三人中绝无仅有正面人物,这多少个巫女基本没公布什么样效力,虽然把老年人推下去也没怎么贡献,她也说了鬼杀不死。而他设下的不得了陷阱又很无厘头,前边对女孩做动作的人成为黄政民,她的牢笼如若针对黄的话在此以前为啥不直接搞黄?假如针对中老年的话老头人又没去。在剧前期基本隐身更不知底在干嘛。她做唯一正面,不佳说的通,可能业正式因为他的戏份少,才能唤起对她的最为揣摸和疑虑吧。

剧是挺雅观的。情节假使都创设的话故事就没争持了,按下争执好好欣赏吧~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Triumph
 所有,任何款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admin

网站地图xml地图